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  回忆1990


   真喜欢读90的游记,一次旅行从头至尾,那么细致又饱含深情的叙述下来,让读者也身 ...
格日乐 发表于 2013-4-10 11:45



    照你这么说下次我不用去同行了,看看游记把机票钱也省了!
冰融地貌改 河开雁归来 http://user.qzone.qq.com/1055921271/

TOP

我就等着看第三天  你们怎么爬的
翻过了那座山  一切   海阔天空

TOP

奖励给90的
nEO_IMG_SNV35751.jpg
2013-4-10 21:03
仁,忍

TOP

nEO_IMG_SNV35850.jpg
2013-4-10 21:04
1

评分人数

仁,忍

TOP

nEO_IMG_SNV35877.jpg
2013-4-10 21:07
仁,忍

TOP

回复  回忆1990


   真喜欢读90的游记,一次旅行从头至尾,那么细致又饱含深情的叙述下来,让读者也身 ...
格日乐 发表于 2013-4-10 11:45



      阅读文字是很枯燥的事情。每次出游,与同伴一起的时候,我说话也不多。(能够象信用证那样霸住话语权,那也得有一种魄力不是。)

       回来以后,又觉得有话要对这个世界说,于是。。。。。我写呗。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我就等着看第三天  你们怎么爬的
阿红姐姐 发表于 2013-4-10 19:50



    第三天在崂顶,我时常想着你在前一晚的话,“原来明天崂顶才是精华。。。。”经过高山顶那一处泉水的时候,我觉得你的选择是对的。不是说第三天没有风景,但是精华什么的这种说法,也不必过分迷恋。你选择听从内心的召唤——原浆,那是很好的。
1

评分人数

    • 信用卡: 说的太好了,热烈鼓掌!游记好评 + 4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照你这么说下次我不用去同行了,看看游记把机票钱也省了!
冰河 发表于 2013-4-10 14:56



    噢,你在断章取义。

   不过,望梅止渴,画饼充饥,都是省钱的道儿。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铃兰、鸭蛋都是骨灰级人物
换算一下
你也是骨灰级人物哈
都是户外老前辈了
信用证 发表于 2013-4-9 16:44



    她们曾是这个论坛骨灰级的参与者,我曾是这个论坛骨灰级的看客。
1

评分人数

    • 信用卡: 你可太能憋了^^资深潜水员啊游记好评 + 4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五、花开在眼前

   昨晚下飞机不久,信用证就跟姐夫说,给老卡打个电话吧,看看情况怎么样。老卡先于我们来到崂山,不过直到第二天早晨,我们都没有联络上他。

   清早,简单洗漱之后,一行人来到街口的小饭店。彼时天光尚未大亮,因为我们的到来,小饭店显得热闹起来。他们提供豆浆、油条,也有豆腐脑跟炸成金黄色的麻球。大家纷纷落座,各取所需。我吃掉了两根油条跟一碗豆浆,结帐时,又买了一个麻球,这些食物当时虽然觉得单薄,其实非常禁饿。当我们在崂山的山路走到将午的时候,有些家伙们开始想念山下那碗没有喝完的豆浆来。

   前期的功课做得很好,沿街往下,便是通往流清河的613路车,我们希望赶上第一班车,但从时间来看,似乎已经错过了。说到底,我们只是希望比护林防火的人早一些进山。

    早晨的公交车都有座位的,行车时间大概在一小时,透过车窗看窗外的景物,青岛的春天似乎要比大连早一些。路边的柳树,伸展着柔软的枝条,颜色介于鹅黄与嫩绿之间。我对坐在旁边的姐夫说,柳树都绿了。姐夫说,山上那是松树。我,看着车窗外,我看到的柳树已经掠过去了。可是,我看到的的确是绿了的柳树啊。幸好,走了不久,路边又可以看到柳树,这时候再指给姐夫看,他给予了确认。这是多重要的一件事啊,杨柳青青,是春来的标志。

    留在记忆中的流清河边的海岸很洁净,阳光照在海面上,海岸边铺着细沙,这令姐夫跟凯龙忆起普陀岛的沙滩。

    进山的过程,比较顺利。先是沿着一段长长的水泥坡路往山的方向走,水泥路边有房屋,还有杏花在开放。这是今年第一次看到杏花开放。在水泥路与山路之间,隔着一小块田地,一个男人站在那片田地里,阻止了我们的通行。不过,这只是小小插曲,我们换了一个角度便过去了。

    崂山上,并不需要自己重新踩出路径,据说那种方式也是不可行的,假如自己去走,往往走到断崖危石上。我们沿着现有的山路,入山。爬坡前,整理衣饰,除了凯龙选择一件短袖以外,大家都是长袖,当时凯龙还有点讪讪的解释,我有点彪悍,你们别跟我学。后来走到山顶时,彪悍的信用卡跟彪悍的冰河也改成了短袖。因为有路可走,也没觉得被树枝挂擦, 也许这也跟穿了长袖有关。

    在山上时常能看到一种开着细碎小黄花的花树,闻上去也不觉得有花的香气,这花树的名字到底叫什么,也实在无从知晓。但它在这样的季节玲珑的开放着,不免惹人怜惜。更惹人怜惜的,是伏在向阳的山坡上,枯树丛下那一片一片的——紫花地丁的妹妹。早春时,在大连的山里,经常可以看见紫花地丁伏在枯叶里开着一把一把的紫色小花,但是黄色的我却没见过,崂山的山上,不但有黄色的,也能见到少量的白色的。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