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图文游记] [图片及游记]千里走三驴——之哈巴雪山

引子

从昆明回来一个多星期了

翻开相片,思绪飘飞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1-2 14:32:28编辑过]

(一) 机场

最早忽悠我去雪山的是十三姨

8月上旬的某一天,QQ刚刚打开就弹出十三姨的消息“小子,9月去雪山,有兴趣嘛?”

接着我就被拉上哈巴雪山三人小组这条贼船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基本都在前期准备中度过,体力、知识、装备、食品、路线……

接下来就是针对我的非人道、惨不忍睹的对待:

小五台拉练

每周到市区的练习(还不给报销来回车费!)

燕窝岭速降

923日的飞机

提前一天就到了市区,怕飞机早飞走,提前大半个小时就搁机场等着了。

飞机上的时间基本是很郁闷的,这里要强烈建议南航在招空姐的时候把长相列在重点

飞机刚上去,BEAR哥问了句:什么时候有早餐?

旗手:我已经吃过了

十三姨:恩,我也是

BEAR哥:啊?飞机上不是有

旗手:要坐一上午飞机,不吃饱哪行

BEAR哥:你不会多要几份啊

……

空姐终于在望眼欲穿的等待中推着小车出来了

(场景有点熟悉:跟火车上的一样哈

话外音:笨蛋,这个随便吃,不要钱!)

BEAR哥举起属于他的早餐,仔细端详着

旗手把一个三明治给了过去:BEAR哥,我看了个报道,说有最近有卖月饼的,三十万一盒,送一套房子,那,三明治给你,价值一千块的。

乘空姐离开前

BEAR哥:小姐,再来一份

空姐微笑着又递了一份

喝完咖啡,空姐又过来了:还需要什么吗?

BEAR哥:那就再来一份吧

jsKzbq65.jpg
2007-11-2 16:00

TOP

(二) 昆明

到了昆明

我们先到长途车站买由昆明到中甸,途经桥头的大巴

到了车站,我跟BEAR哥看包,十三姨去找司机买票

半个小时左右十三姨人还没影

旗手:十三姨人呢,不会被人拐买了吧

BEAR哥:恩,有可能,她正在拐卖别人,被卖的正在帮她数钱

在出租车大姐兜完一大圈子后(昆明大多数路段不允许左转),我们到了沃尔玛,推着小车我们在采购其后预想中的大餐

在旗手跟BEAR哥正在怎么考虑减少鞋底的无谓磨损时

一个茶台适时出现

两张凳子和两壶茶,一壶普洱、一壶绿茶

老板不知道哪里潇洒去了

我们自然的坐下,弄了两个干净的杯子,把水烧上

吹着空调,品着茶,看着人来人往,欣赏着十三姨在采购

BEAR哥看着旗手把第三壶水烧上了:不错啊,不把自己当外人

旗手:你说要是哈巴顶上也来这么一出

十三姨推着车过来:你小子,赶紧给我买东西去

跟正在查帐的老板要点其他茶喝的想法破灭,旗手赶紧去推车

ypHxoyBH.jpg
2007-11-2 16:05

TOP

没啦?!!!!

TOP

(三) 哈巴村

大巴开出昆明后天黑了下来

伴着路边不断飞驰的景色,大家迷迷糊糊的睡着

车终于在颠簸了十个小时后到了桥头

等到向导好四联系到的车后,我们开始踏上了去雪山的路

经过上虎跳的收费口时,司机用夹着方言的普通话说:还好有我们来接你们,要是白天的话,还要收你们门票,每人三十。

旗手顿时明白了BEAR哥安排半夜往哈巴村赶的良苦用心

车在山路上走着,中间还有一段山路塌方,我们步行经过,然后上了停在塌方区另一边的车

凌晨6点,天已经开始亮起来,我们开始看着晚上走过的路,左边是被劈开的山体,右边是深谷

十三姨开始拿相机到处乱拍

旗手利用这段时间补觉,翻身的时候起来看两眼,又继续躺下

司机估计想好好介绍下哈巴雪山,在旗手睡的最舒服的时候开始播放关于哈巴的碟片,于是,旗手的回笼觉彻底完了

车终于在向导好四家门口停下,路的右边是一栋两层高的小楼,还挂着“旅馆”的牌子,路的左边是一间民房,我们正欣赏着二层小楼时,司机开始让我们把包往左边的房里倒,哎,现实差距啊

第一顿饭是饼子、小米粥和咸菜

收拾收拾我们开始睡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

接下来的活动就是:吹着小风、喝着小茶、唠着小嗑、吃着核桃、望着雪山、看着彩虹、听着好四讲他和他7个老婆的故事……

晚饭同样的简单和朴素,似乎这个地方的人民对于丰富的物质享受没有追求。

月亮出来了、雪山在若有若无的雾气中静静的坐着、继续着她万万年的等待

躺在全木制的床上,想着明天以后的种种可能,于是,大家好象都睡的不是太好

0tZsZ1ku.jpg
2007-11-6 22:20
GpNwDk2t.jpg
2007-11-6 22:21

TOP

难产啊

不是一般的难产

我们都在

产房门前

抻着脖子

等~~~~~~~~

http://blog.sina.com.cn/janety786
http://weibo.com/1659424262

TOP

(四)大本营

早上起来天已经亮了,收拾着包的同时马匹已经来了。

我们赶紧解决早餐问题,走进好四家客厅一看:小米粥、咸菜。直接连饼子都省了,哎,边区人民艰苦朴素作风贯彻的很彻底啊。

开始出发了,跟所有上雪山的路一样,我们走着崎岖的烂泥路跟在马匹后面,旗手对于雪山的好奇很快淹没在肠胃的大造反中,张三及时发来贺电:你那属于习惯性腹泻。

认了,即来着则安之

在打过两个点后,五脏庙似乎屈服在了他主人的坚强意志下,舒服的感觉慢慢让旗手重新跟上了队伍的节奏。

一路上的天气变化完全体现了高山气候的特征,伴随着植物带的变化,我们里大本营已经越来越近了,似乎能听到大本营驴友的互相问候声,闻到套锅里咖啡的香味。

路上的景色突然被冲击所取代,越靠近营地路边被人为砍伐的树越多,基本都是用电锯干的,好四解释:县里为了拉动旅游经济,在哈巴大本营的位置建一个类似于度假村的大本营,通水通电,提供技术支持。

对于县里的出发点,我们无法去抨击,利益驱使是可以让人做出任何决定的,我们只能努力去想这个大本营可以减少爬雪山的危险,降低户外风险系数。

大本营有好几条藏獒,因血种纯度待遇也不一样,血越纯的,锁在脖子上的链子越重。

大本营中间有个海子,红色的湖水充斥着整个湖面,借着夕阳,倒影出湖边的几棵小树,就象周边的工程跟她们没有任何关系一样,她们一样那样安详、和谐,偶尔也摇摆一下,或许是在低头述说什么。

可以扎寨的地方是一个被石头围起来的平地,听说原来是牛圈,基本不用整理,两顶帐篷很快搭了起来。

很快夜幕就降临了,东边的天空那么亮,好象有什么要跳出来似的。

我们进了向导住的小木屋,里面有一圈木版搭的凳子和一个火堆,屋顶早被熏黑了,或许是天太黑,根本看不见。

气压的关系,壶里的水老是烧不开,我们几个围着火堆聊了起来,关于天气、关于体力、关于高反……

月亮在不经意间从东边的地平线上升了起来,几缕亮光透过屋顶打在我们旁边,于是一个屋子的人开始端着饭钵看月亮。

回到帐篷,月亮已经升到了小半个天,十三姨的头高反感觉很强烈,估计就跟有一帮人拿着榔头在“砰、砰、砰”的敲似的。

外面的月亮越发的在释放自己的能量,忐忑间我们枕着月光入眠

uVeejGJe.jpg
2007-11-6 22:34
WTzcxeoh.jpg
2007-11-6 22:34
PVgqYfOQ.jpg
2007-11-6 22:34
gOp80JUj.jpg
2007-11-6 22:35
qOdIw7p7.jpg
2007-11-6 22:36
uMO6HPtc.jpg
2007-11-6 22:36

mprD7eVk.jpg
2007-11-9 21:51
Gd2J6LJR.jpg
2007-11-9 21:51
Ro1402x3.jpg
2007-11-9 21:51
umlJzds6.jpg
2007-11-9 21:52

TOP

TO苗哈:那个故事太过于离奇 我们队内正在讨论怎么以大家可以接受的内容来叙述给大家。

TO格日乐:抱歉,回来后就一直在跟考试做殊死搏斗,加上我们队里三个都是爷们(这句悄悄说),大家见谅。

TOP

以下是引用暴走旗手在2007-11-5 20:50:13的发言:

我们队里三个都是爷们(这句悄悄说),大家见谅。

知道了!

TOP

这旗手是又咋了?赶紧弄两片黄连素先顶上,把游记坚持发完阿!
身体越累,心却愈加无忧无虑;走得越远,风景愈加秀色可餐。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