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那块白色的地方是雪,不是白云。GE对照等高线看,应该能看的更清楚些。

    就像你说的,开始 ...
飞得高 发表于 2013-7-4 23:13



   如何贯彻民主集中制也是个问题

TOP

如何贯彻民主集中制也是个问题
老赛 发表于 2013-7-4 23:14



    领队需要独裁,否则大家都搞起义,没的玩了

TOP

领队需要独裁,否则大家都搞起义,没的玩了
飞得高 发表于 2013-7-4 23:18



   领队有最终决定权,但不等于禁止大家提意见和建议,更不等同于独断专心,这个也以后专题讨论吧,忽然发现长线活动是个很复杂的系统工程

TOP

昨晚岳母知道了这件事
虽然没有直接质问,但是充满了愤怒和不满……


想想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而是发生在其他队员身上
路途具有危险性
路线又搞错了
对我来说,会是什么结果?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本帖最后由 水天一色 于 2013-7-6 20:21 编辑

相信任何人出事,你都会玩命的生死速递。
不犯错的人那有。
老眼镜说你是他佩服的男人。
男人通常比较理性
一男人佩服另一个男人还是在这男人犯错之后,说明做的可以了。

TOP

所以出发前必须签好纸面的生死状,写好遗书,长线的朋友,想到了或做到了吗?

昨晚岳母知道了这件事
虽然没有直接质问,但是充满了愤怒和不满……


想想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自 ...
信用证 发表于 2013-7-5 08:05

TOP

回复 66# 老赛


    这个应该有 否则会留下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悲伤和麻烦·····
翻过了那座山  一切   海阔天空

TOP


事件始末
201367日——17


90
和信用卡切好了圆葱和香肠,信用卡炒好了菜,我觉得菜有点少,在我的建议下,盐放太多了,我吃的时候齁死了;炒好菜后,信用卡说累了,想躺会,晚上她没有吃饭,只喝了点汤,大家的集体开伙最终也泡汤了,仍然是以帐篷为单位最后解决;后来我又泡了一锅泡腾片水,我俩喝了,我又烧了一升开水灌进保温壶。


睡在这么高的海拔上
4800多米,我也不太托底,计划三部对讲每个帐篷一部,晚上开着好联系,结果帐篷搭的都很近,说话就听得见。


天黑下来的时候,我开始觉得有点害怕,于是在帐篷里一直开着头灯,心想能驱驱鬼神的骚扰;头半夜一直迷迷糊糊地睡,营地很平整,一直也没觉得冷;每睁开眼睛就喊一下信用卡,问她冷不冷,有啥不舒服的没有,除了喊有时冷或者不冷外,一直没听她说啥不舒服;有时喊喊凯龙和
90问询一下老眼镜和老虎状况怎么样,回答都很好。


天黑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惧黑暗;那个时候的恐惧感最担心的是另外两个帐篷,担心高反较为严重的老眼镜和老虎。半夜的时候,信用卡说躺着不舒服坐起来睡,我说地下不平?要不咱俩换换位置,她说不是,躺着累得上。我把羽绒背心和冲锋衣给她穿上,又把睡袋围好,她就这样坐着呼呼的睡。问她迷糊不?不。问她头疼不?不。问她冷不冷?不。问她那不舒服?哪都没不舒服。问
1+1得几?回答正确。


这个时候突然的恐惧不是外面,而是我的自己帐篷内,我不停的问信用卡,终于给她搞烦了。我拿出
GPS看看距离天亮还有多久?详细的查看等高线该怎么走?我还幻想着上去这个碎石坡就是沿着一条等高线去4900的垭口下撤伍须海天池方向了,我甚至有一种冲动想马上上去碎石坡看看实际情况。


是那个时候吧,有点记不清了,我喊了凯龙,又说信用卡状态不太好,明天你们上,我俩撤下去回莲花湖。或者我先上去碎石坡看看情况?


我又拿出手机,查看为这次准备的所有资料,一遍遍翻着,喊着卡看她的反应,盼着天亮。这时候我发现一条我看了
N遍而忽略的信息,开始意识到自己走错路了。


当初也是看一篇游记或者准备贴的时候,说在一个哑口下的平地是翻越
4900m垭口的最后一个可逗留营地,海拔4800m左右,对应当时的露营地海拔和周边环境,那个时候我深信不疑这个营地位置是正确的,路线没有错,其实我所对应的信息是错误的。


但是下面这段描述,让我觉得我可能把路线搞错了——
垭口下大草坝(4500M)--左拐上升进沟口--沟口尽头--右手碎石坡上升--翻越垭口(4900M)--翻越巨石阵--到达一个平台--陡坡下行--到达杜鹃林旁--进入右侧的红石沟(沿沟下撤,穿越杜鹃林)--杜鹃林中乱草坝或湖边扎营


又对照了一下
GPS,我决定摸黑上去看看。


大概早晨
3点左右吧?


来自我自己帐篷的恐惧感愈来愈强,甚至身上直冒冷汗,要知道当晚温度肯定低于
-5°,因为水袋里冻冰了,毕竟水袋是放在帐篷帐厅里。出帐篷前,又喊了一遍信用卡,她正常答应着,我问能自己走吧,她说能啊。于是我决定自己打着头灯要翻越这看似20-30m高的碎石坡上去看看。我穿好衣服,准备穿鞋,发现鞋子冻得半天穿不上去,于是穿了洞洞鞋;走离帐篷没有十米,浑身冒冷汗,那种莫名的恐惧迫使我返回帐篷。


回到帐篷我开始收拾东西,决定只留一个包背着,扔掉一个包的辎重,这样信用卡就可以轻装下撤,我把信用卡想象成最严重的状态可能同去年虚空类似,最不济我可以扶着她下撤。


我在收拾东西的中途,发现信用卡有点坐不住了,身子变得软了起来,那个时候好像是
4点多吧,记不清了,问话,还是正常,但是信用卡的手开始没有力气,抬的很费力;我加快收拾进度,整理要的和不要的东西,其实收拾东西的过程也是思想斗争的过程,脑子里还在思考那个便宜那个贵,最后都舍不得扔掉,穷人呢,都是守财奴。


这个时候信用卡彻底坐不住了,躺了下来,我这个时候好像喊了凯龙,说卡好像不行了?


于是我决定先下撤,不再收拾东西,给信用卡穿上所有能穿的衣物,速干裤、冲锋裤费了好长时间才穿上,这个时候天开始亮了;我喊凯龙和大家赶紧起来下撤,再给信用卡穿登山鞋的过程耗费了好长时间,鞋子冻得硬硬的,说什么也穿不上,没办法我用脚硬踹上去的……


那个时候我很想把权利都转给凯龙,也希望凯龙干净利落的掌控现在的局面,我很想下命令让所有人扔掉东西,全力救助信用卡下撤,但是我没有,信用卡是我的老婆,我觉得我没有权利这样命令大家;这个时候我希望凯龙能出头处理现在的这个局面……


我决定把信用卡装包里背,想过用绳子用扁带(因为这次带了四根扁带),但是我觉得那样要么勒死她要么勒死我;我把我的苍穹包掏空,摘下头包,试着用包口在卡的胸前比划了一下,我看差不多可以装进去,于是用米粒儿给我的军刀在包的睡袋仓两侧的外挂袋割了两个能伸出腿的口子,我觉得卡坐到包底腿拉的太长,在背的过程中腿会拖地的,于是又把睡袋放在包里垫上,这样她坐在包里也会舒服一些……


我登上鞋子出帐篷,喊大家帮忙把信用卡装包里,装包的过程很费力,因为我觉得我根本抱不动信用卡,我突然感觉我根本背不动她,即使背着也走不了几步,况且那石海,我的心一下就凉了……


我想我们死定了,要死在这山上了……


我感觉很无助……

3

评分人数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_DSC8863_副本.jpg
2013-7-5 11:30

好在救助的过程中,老天爷一直眷顾我们,天一直都很好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此贴完完全全是一个技术讨论贴,某人准备的2包纸巾看来用不上了。

很敬佩信用证敢于剖析自己的勇气, ...
飞得高 发表于 2013-7-4 22:55



    这个我稍微有点不同意,是要相信GPS,但是现场明显有路的情况下,我觉得还是应该走路,但是也要判断一下这条路会不会再回到既定计划路线上。 这次证哥的情况是没回到正确路线上,但是大多数情况,有人走过的路还是比较靠谱的。

    当然,我就瞎说,大家就事论事,不要拍我。。。
山里的笨丫头——爱生活,爱老公,爱女儿,爱美食,爱旅游......
你知道的,去哪里没关系,有关系的是——我要和你一起带着咱家宝宝去。呵呵~~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