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图文游记] 流浪的青春之黄花排露营大会

   俗话说,春雨贵如油。假设偶立在雨中,用550ml的矿泉水瓶接油,乘以两日合计爬山时间,估计把A的车费挣回来是不成问题的。
      
      从下车到上车,雨一直不间隙的下着,偶猜这就是老赛心中的些许遗憾。一场突如其来的春雨,打破了露营大会锻炼领队锻炼队伍的计划,外加山上大雾弥漫,使得环绕毫无意义,最终也放弃了泉眼。周边满是凌寒奇异的山石,狭处逢生的松木,又一个号称辽宁小黄山的地方。若是在养眼的绿色衬托山花烂漫的季节,或者是草长莺飞,层层叠叠的红黄叶子交替的季节,你我还会再来吗?
nEO_IMG_IMG_6384.jpg
nEO_IMG_IMG_6390.jpg
nEO_IMG_IMG_6392.jpg
3

评分人数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4-25 22:41 编辑

      自从躺在床上正儿八经睡了一宿觉之后,偶犹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受了严重内伤,咳嗽一声振得后腰肌肉疼,那种疼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呀。今天问秀姐姐怎么样,人家轻松地说“我一回来就没事了”,偶更加崇拜贡嘎队的秀姐姐和吴哥了,看看吴哥就知道什么叫做老而弥坚。

       第一天贡嗄、候鸟、无名之师在一起。上山路很明显但泥泞无比,进一步退三步,每踏一步卯足劲并且还得借助身旁可以抓到的一切救命稻草,登山杖深深扎下去,几次险象环生,幸亏身后的驴友抵住偶的背包止住下滑。大家也都保持适当距离,一不小心真能摔个人仰马翻。攒足了海拔爬到山脊线的时候视野豁然开朗,四周景色在薄雾中若隐若现,大呼过瘾。 前行过程中,大石头一次又一次证明了穿越者总领队不是白给的,几次向左走向右走,都让他蒙对了。在一个三叉路口,遇到鳌太几个队员,他们愣是从山下直线穿越上来,硬生生的开路。山上厚厚的落叶混杂着湿滑的石头,覆盖在泥泞的土地,难度可想而知呀。这几个人,手里既没图也没导航,只有在这个三叉路口乱转了两圈,遇到了大部队。大家汇合之后,继续前行,对讲传来飞得高队伍已经先拔头筹到达黄花排。和飞得高队伍擦肩而过,每个队员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在雨中,他们下撤我们爬升,偶十分想跟他们一起回大本营。距黄花排还有百步之遥,对于偶弃之一点都不可惜,之所以没有提前下撤是因为,涛涛茶。偶一直认为,她应该是很文弱的,未曾想,她一直跟在队伍前面,而候鸟队有闲在很长一段收队过程中,孤零零的收偶自己,咬牙坚持吧!

      黄花排,五个既不好吃也不看的大石头一字排开,敬候着我们,而我们在等疯向彪。此时,偶长年用的工厂劳保线手套已经湿瓜瓜的,脱掉手套,冻手,不脱,更冻手。手套,一直不被偶关注的东西闹革命了。原地站着任凭哩哩啦啦的小雨浇打,体温骤降,不停地吃巧克力。集体下山,在山脚下,偶才得以仔细欣赏风景,哎!若想看人间仙境,还得继续遭罪呀。
nEO_IMG_IMG_6392.jpg
2012-4-25 22:39


nEO_IMG_IMG_6394.jpg
2012-4-25 22:39


nEO_IMG_IMG_6396.jpg
2012-4-25 22:39


nEO_IMG_IMG_6399.jpg
2012-4-25 22:39


nEO_IMG_IMG_6400.jpg
2012-4-25 22:39

TOP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4-26 21:24 编辑

      出发之前姐夫说“陶陶,赛叔叔要让你冒雨爬山喽,赛叔叔要让你顶着雨露营喽”。偶用实际行动拥护赛叔叔锻炼新人的目的,并且偶还超额完成任务,帮着秀姐姐做饭。实际工作也就是洗洗菜,边洗边嘀咕,“你们别嫌乎哈,再怎么也比饭店洗得干净”。洗到一半的时候,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冻得上下牙直打架,钻进飞得高账篷换衣服。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裤腿儿还沾满了泥巴,大包小包全扔进他账篷里面,地席让我豁豁得脏兮兮的。换上干爽的衣服之后,秀姐姐的炖菜伴随着速游大哥妙语连珠开锅了。第一次和速游大哥一起活动,他不仅体力好而且特别幽默,是一位走长线的好伙伴。其实,秀姐姐从大连带了好多的东西,并且还赞助两个菜,一场春雨搅了秀姐姐大厨本色,真是耽误她发挥了。迅速吃饭迅速搭账蓬迅速钻进睡袋,还有赛叔叔迅速地收走偶和秀姐姐的湿衣裤,他就像可爱的圣诞老人一样扛走了一大黑塑料袋子的东西。雨水叮咚叮咚地敲打着外账,今夜睡得很香,特别喜欢闻雨水掺合着泥土的那种芬芳,十分清爽。

TOP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4-26 22:31 编辑

      清晨听见账外不远处稀疏的说话声,原来是真无名和雄鹰开伙,难道真的要6点出发吗?偶窝在睡袋里,懒得睁眼,动援秀姐姐和飞得高坚持爬山的同时,也在动援自己,坚持!缩在睡袋里,直到秀姐姐做好早饭,刚探出头,雄鹰端着泡面,偶强硬地和无名交换了伙食。

      走到村子末端,两个村姑说“去那干啥,需要3个多小时”,偶当时打过退堂鼓,可是一想到即将在未来的一年里,B4彪驴,偶就心花怒放喽,步伐也随之轻盈了许多。虽然同是冒雨上山,山路湿滑,但是较之昨天可是舒服多了。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三界市碑,看见一个不起眼的长方形小石碑,想想长白的界碑,偶真是提不起精神头儿。各种赞助单人留影组队合影队伍大合影之后,顺着山路继续前行,之后的一段路走得偶是处目惊心,山路陡峭短窄,自己胖得像个笨企鹅顾前不顾后,顾左不顾右,“啊啊呀呀”的来到山顶。原路下撤途中,走在偶前面的完美大哥摔了一跤,亲眼目睹他走在一块看似非常平坦的大石板上,几乎就要走出石板的一瞬间,脚底一滑,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后倒,奋力用登山杖支撑着身体,登山杖已经被挝出弧度了,“砰”完美大哥坐在石头上,登山杖也断成两截,偶在后面无能为力。这就是户外,只有自己保护自己;自己救助自己,当别人看见你出现险况的时候,根本来不及援手。当然了,幸亏是完美大哥先摔,否则,偶也会选择走那个青石板并且重重地摔倒。下山的路,偶走得很急,急切地想回到大巴车上,坐在干生生的环境里,迫切地想回到大连。
1

评分人数

    • 老赛: 这收尾太唐突了,再来一段吧游记好评 + 10

TOP

那我就不客气,坐沙发了~
http://blog.sina.com.cn/janety786
http://weibo.com/1659424262

TOP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TOP

那我就剩下板凳了
陶陶写的很有感觉呀,快点上菜吧

TOP

我坐马扎子吧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我蹲湿泥里

TOP

我看着楼上几位。
ari crash, pilot???

TOP

返回列表